花开不只在春天

花开不只在春天

花开不止在春天,或许我们每当提起“花”字,都会想到春天春天百花齐放,花团锦簇的,但是花开不止在春天。夏天,当你漫步在湖边,那一池荷花和睡莲开得正盛,你可曾注意到吗?走在路上,你有注意到你身边的栀子花吗?走在小区里你可...

论酒

你是如杯的琼浆,碧海惊涛,衬得夜光杯黯然无光。你是沙场上的凯歌,激情澎湃,和着马头琴的旋律战士们志气高昂,与国无疆。你醉了文人,扬了墨客,骚人搁笔费评章。有人愿为了你卖命一生,卖玉赎酒只求那一刹那的欢,也有人因为你而豪情大发,成就了一生。因你,醉了诗仙太白,绣口一吐,便是半个...

杂谈

北方的教学楼不似南方那般浪漫,少了些天色的映衬,却总归是美的。美在何处呢,我总是迷茫的,直至今日,才发觉,原来北方也是浪漫的。今日上晚自习的时候,听着课有些出神,便向门外望去。我透过有些模糊的窗户,却看见了最清晰的晚霞。晚霞我自是见过的,惬意的晚风吹动着江面,徒步到公园散步,...

迷雾中的青,确是一抹独特的存在

秋天的色彩,在进入校园之后,便慢慢延展开来,形成一副美丽的图画。但慢慢的,又不是那么清晰了——大雾弥漫了整个秋天,笼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天是灰蒙蒙的,模模糊糊中,又能些许透露出一点点的白光。大雾中又夹杂着连绵的雨,一根一根落下:紧密的,温和的,凉爽的。大雾中,什么都变得扑朔迷...

体验工人阶级的生活

我家是干小买卖的,准确来说是三个阶级的融合体:农民阶级,工人阶级和商人。自己往外卖啤酒,雇佣几个工人一起卸货送货,还要将别人喝完的送回来的酒瓶,一层一层放在板子上,最后用非常坚韧的打包带将它稳固成形,把成型的长方体用叉车插到大货车上,送回啤酒厂,剩下的空纸箱要撕好折叠,运回家...

发生在雨天的故事

每个人的心情都曾如乌云密布,亦或是瓢泼大雨。我也曾如此。在我内心深处,一直藏着一件发生在雨天的故事。那是期末复习期间的一天。昨夜的熬夜,让我在那天上午的四次考试中手足无措,心中的防线一次次被攻击,直至坍塌。中午放学,我的心情已如雨天般低落,天公也在这时下起了雨。我无力的冷笑道...

写给自卑的男孩

写给自卑的男孩

“你要好好地活下去”,不要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独自一人哭泣。 没有家人的呵护,朋友相伴的你,要坚强哦。或许,你比不上别人。你的房间堆满了杂物,墙皮已经染上了岁月的橙黄。你没有喜欢的玩具,没有自己的爱好,或许你知道这一切都...

听见你的声音

小时总是能听见你的声音,冬天来了,大雪纷飞,让万物变得柔软起来。上学的路上,我总是穿着厚重的棉袄,不停的搓着手。“奶奶,我冷”这便是我最常说的一句话,奶奶说“跑起来就不冷了”说罢,便带我跑起来。刚开始冷气顺着风灌进我的领口里。我总是忍不住吐槽,这能暖和吗,不一会儿,身子便热了...

永恒的桔梗

星河流转,四季更迭了一轮又一轮,我们还是在一起。遥想一四年的夏末秋初,你我才七岁,正值天真烂漫的年纪。初次见面时,微风不燥,阳光碎成点点金黄,轻轻洒在你的身上。那个时候不需要繁杂且漫长的相处过程,只是彼此的会心一笑,我们俩就结下了注定深刻又美好的缘分。它恰似一颗种子,悄然落在...

我没有抛弃我自己,于是世界变得温柔

我好像一直在一个恶性循环中生活中。热烈而张扬是我,自卑而敏感是我。循环于同学交谈话题边界是我,活跃于朋友聊天八卦碎嘴是我。无数个碎片组成了我。我想在我平凡青春里,喜欢一个没有可能的少年。惧怕交心又厌恶慌言。我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,将自己封闭,又是那么期待有个人可以撕裂那张屏障...